返回網站

疫情中的數位溝通與教育變革

東華大學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黃毓超

學校充分支援,不想太多教了再說

疫情初始大學即限制大班課程實體授課,首當其衝就是自己超過百人的課程。由於人數眾多加上軟硬體限制,若以線上同步方式上課,很可能引發更多學生的不便。因此一開始我就決定採用線上非同步方式教學,不僅讓學生能便利觀看學習,也讓自己有充足時間熟悉與備課。

可是即便自己長期對資訊傳播科技都抱持好奇與興趣,但面臨必須從實體全面轉換成線上課程時,我也到了不得不做的時間點才真正實行。部分原因可能是將線上教學想得太過複雜,部分原因可能是擔心學生學習效果。不過,由於學校教學卓越中心快速整理出各種疑難雜症,同時提供各式軟體工具的說明影片,後來發現其實就用最簡單方式進行,回歸教學本身內容而非技術,加上有了學校支援,自己無需擔心太多,教(錄)了再說。

使用最小技術,簡化線上課程操作

為了讓自己更快上手,我選擇最便利的作法,直接利用螢幕錄製軟體側錄課程投影片搭配旁白講解。錄製過程試著一次講完每個單元,就像在課堂講課一般。由於過去實體課程就已把每節課切分為小單元方式增加學生專注度,因此每支影片也不會太長(約20-30分鐘),也讓學生觀看與自己錄製都有一些喘息空間。錄影過程雖然難免口誤,習慣後就較能掌握講課節奏,也逐漸在自言自語中能自得其樂。

不過,少了實體互動且又是非同步,勢必更需要一些課程活動促進學生專注度與學習效果。我也採用與實體課一樣方式,利用Google表單設計問題後轉換為QR Code貼在投影片上,學生可以直接掃描填答課程提問,最後同時回饋上課心得。而為了增加學生參與感,隔週課程我會花一些時間回應學生前週提問或表單填答,也會穿插兩三分鐘露臉影片增加訊息豐富度,試圖讓學生們仍能感受到課程的溫度。

習慣彈性教學,但也放大學習問題

習慣這樣的教學模式,反而逐漸喜歡上彈性的教學時段。由於錄製課程影片可隨時進行,所以我常在晚上關起門來錄影,一方面夜晚的感性能讓獨白課程增添情緒,另一方面白天也有更多完整時段用在需要完全專注的工作。當然偶爾會懷念實體課程與學生互動的趣味,但不得不說此結果是一開始在教學轉換上拖拉的自己難以想像。

訝異的是學生對線上課程反應比自己預期來的更好。原本預想缺乏實體現身與互動恐怕難以吸引學生持續觀看,但開始進行後,許多學生對線上學習自由度(如:隨時可上課)與便利性(如:可重複看不懂處)的正面評價,反而讓我開始思考課程未來走向與模式。當然,我也不確定是否因課程前段師生有了實體互動基礎,所以讓接續的線上課程較順利進行,亦或是在面對疫情的壓力下,學生對於能降低接觸風險的教學方式都有更多包容,這些都有待驗證。

然而,在此教學過程中我也發現學生間學習差異化更為明顯。能自主學習的學生非常能善用自由與彈性的學習,強化能力與增加學習機會;學習較被動的學生,卻很可能因為缺乏實體課程壓力而持續落後甚至放棄學習,這或許是未來整體教學朝向數位化同時需要更加關注的情況。

疫情後最深的感觸

這段日子以來,自己的教學模式轉換與適應都只是短暫的過渡,衝擊最大的是明顯感覺到學生們對當下以及對世界的不安與焦慮。或許身為一個老師能做的,就是以不同方式讓學生持續對學習產生興趣與對知識有著好奇,進而舒緩對未知的不穩定情緒。最後,疫情期間看到身邊老師們在崗位上更加倍用心的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僅以自己過程心情點滴的分享,對每位老師致上最高的敬意。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