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網站

被疫情推動的線上人生 - 遠距教學的幾點觀察

中國文化大學資訊傳播系教授 柯舜智

自去年COVID-19疫情爆發以來,台灣的防疫措施一度是全球的典範,曾經創下連續252天本土零確診的記錄。但今年四月下旬從華航諾富特案件開始,疫情一路延燒,5月15日起甚至連續一個多月,每天新增案例皆破百人,單日最高達600多人。迫使政府宣布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二級,接著進入第三級,各級學校被迫「停課不停學」,全面採取遠距教學,正式將整體社會推入線上世界。從此線上課程、線上會議、線上消費、線上娛樂、線上社交成為生活日常。

歷經幾個月的線上人生,對於遠距教學有幾點觀察,提出來與大家分享。

影響學習、成就表現與人際關係的數位落差

記得五月中旬開始全面線上課程,即有同學使用Line私訊:老師,明天的課我會晚一個小時上線,因為電腦要先給弟弟上課。也有同學email來:老師,家裡的電腦太舊沒辦法使用Power BI,可以用手機上課,但下星期的作業會遲交。之後還有幾件類似的情況陸續出現,這才發現數位落差是真實存在的社會真相,深刻且確切的影響學生學習與成就表現。

期末口頭報告,狀況百出。有同學家裡的網速不足,傳送的聲音斷斷續續、模糊不清,影像畫面常常停格或延遲。還有報告時請同學開鏡頭,學生回應:家裡電腦沒有攝像鏡頭。之後有幾位同學私訊表示,因為家中設備不足,網速不夠,同組同學不想讓她報告,擔心連線過程出狀況,導致報告表現不佳,拖累全組。她說:我感受到被排擠及瞧不起!

化身線上課輔(客服)專員 公私領域模糊

因為無法面對面討論及詢問,和學生的討論不是語音會議,就是社群媒體的文字留言。適逢學期尾聲,學生的問題不僅多且缺乏等候的耐心。於是一整天坐在電腦前成為常態,不是和同學用社群語音通話討論,就是不斷敲擊鍵盤打字回覆學生,像極了印象中戴著耳麥的線上客服專員。且因在家上課,公私領域重疊,開機即上班,隨時隨地都處於連網狀態,身心俱疲。幾個月下來,覺得老師斜槓的首選大概就是線上客服人員吧!

增加線上社交焦慮 缺乏線上隱私保護

有同學反應,不願意打開鏡頭,是因為電腦沒有裝濾鏡或美肌軟體,擔心自己的影像不美,萬一被同學看到或截圖流傳,會影響觀感。類似重視自己形象的同學及老師都有。看過有些老師重視畫面的完美,連線上課一定要打網美燈,其至設備是影棚專業級。美國過去曾出現Snapchat Dysmorphia現象,即社交軟體顏值畸形恐懼症,最早是青少年使用Snapchat上的濾鏡,讓自己的眼睛更大、下巴更尖、鼻子更挺,拍攝出完美模樣的照片,久之便要求醫師幫忙整型成「線上」的「自己」,線上線下的虛擬與真實界線模糊了。

覺得真實世界的自己不夠完美的情形,在線上人生特別明顯。聽過同學及老師反應:一門課兩小時,開鏡頭看著自己的臉在螢幕,愈看愈對自己不滿意。Snapchat Dysmorphia現象成為遍及各種社群與會議軟體的普遍情形,美國因此出現整型熱潮。疫情警戒期間,台灣的整形醫生不知生意是否大好?

線上人生的社交焦慮還不只於此,遠距課程缺乏隱私保護,沒有人知道影像與畫面是否被截圖分享,造成部分師生在發言時的憂慮。有學生甚至在課後私訊說明對線上課堂的自我限制;老師在教材內容的準備也需要特別精心製作。顯然我們需要更多的準備,才能因應全面的線上人生。

所有文章
×

快要完成了!

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。 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。

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。